瀚金佰

阅读:2236 日期:2018-09-21 时间:21:18:24
基础信息
细节描述

垂垂老矣的波斯人欧玛尔·海亚姆来到了广汉市区的瀚金佰音乐茶厅,花15元买了一瓶饮料,门厅站了4个人。茶厅在一楼,里面放着音乐。接待的人直言不讳地说道“二楼是办事的。”欧玛尔·海亚姆进入黑暗的茶厅,里面摆了很多桌椅,人们或站着,或坐着,没有人跳舞。一个老鲨鱼说这里不准跳舞。在通往卫生间的过道的门口站了几个妓女,穿得比较暴露,低胸背心、短裙、高跟鞋。总共有十几个妓女。年老的波斯人欧玛尔·海亚姆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有的妓女坐在椅子上,有的妓女拿着钱包和手机站着不动。一个妓女说道“帅哥,耍不耍?你看我身材多好啊,人又长得漂亮。保证你耍安逸。”妓女一边说话,一边撩开领口,把乳房露出来给男人看。六十几岁的欧玛尔·海亚姆觉得主动拉客的妓女并不漂亮。一个又老又丑的妓女抱着一个男人拉生意,这个男人直接推开这个丑货。主动拉客的妓女一般都长得很对不起观众。妓女们穿得很风骚。有一个穿裙子的妓女跑到后面的房间换上了长裤。欧玛尔·海亚姆觉得瀚金佰的妓女并不是很漂亮。有的妓女比较年轻。大多是二三十几岁的妓女。有的妓女比较热情,一看到男人进来了,就走到座位边拉客,无非是说“你看我身材多好啊”之类屁话。只要穿得暴露,身材看起来都好。有的妓女真难看,的确是少妇级别,还有老妇级别。年轻的妓女一般坐着不动,在那里摆弄手机,甘当姜太公,愿者上钩。茶厅里男人并不多,大都是在坐着静静观察。有的嫖客进来,很快就带着妓女到二楼的炮房开战了。中年光头嫖客和妓女从楼梯上走下来。嫖客直接出门走人。妓女理一理齐B短裙,又一头钻进了黑漆漆的茶厅。欧玛尔·海亚姆坐在沙发上。走到妓女集中的地方,看了看这些妓女。有的妓女真是不堪入目,太老了,至少在40岁以上。年轻的妓女看起来也不怎么样。站在卫生间过道门口的那个妓女比较漂亮,露出肚脐眼,拿着一个小包包,领口开得很低,穿着短裙子,露出胀鼓鼓的奶子。有的妓女相貌还可以,只有二十几岁。有一个坐着的妓女,看起来像人妖似的,穿得比较骚、性感,上楼下楼已经几趟了。这些妓女穿得都比较性感,主要特点是衣着暴露。一个年轻的嫖客说道“看有没有人来拉我,如果来拉的话,就扯一火。”他不主动去挑选炮女,等着炮女自己上钩。这个嫖客看起来很老练,不过主动的妓女质量都很差。因为里面人少,空气质量还可以,吃烟的人很少。坐在幽暗的角落玩手机倒也不错。一个人坐在里面难免显得尴尬。欧玛尔·海亚姆观察了这些出卖色相的炮女。有的妓女总是跑来拉客,热情过度,姿色一般,有的老家伙容颜衰老了。有的妓女散发着口臭,这是欧玛尔·海亚姆最不能忍受的,想远远避开口臭的女人。年轻的妓女跟在男人后面,从楼梯上从容地走下来。有的人进来才几分钟,就跟着炮女到二楼风流了。欧玛尔·海亚姆觉得瀚金佰没什么意思。大家又不跳舞,就是站在那里,女人拉客,男人慢慢挑选女人,然后跑到二楼的小房间展开肉体的战斗。欧玛尔·海亚姆在里面坐了一个多小时,和一些陌生人说话,平静地离开了这里。欧玛尔·海亚姆到对面的荔枝湾看了看,里面人更少,烟气弥漫,显得不景气,里面是些老女人。欧玛尔·海亚姆走到狂想,这里更凋敝,直接关门大吉。两个来自成都的屌丝开着脏兮兮的面包车,说道“听说荔枝湾是最好的,却没有什么人,我们要去自由人。你去不去?”孤独的欧玛尔·海亚姆失望地摇了摇头,走在寂寥的大街上,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欧玛尔·海亚姆想”广汉的砂舞不叫砂舞,因为根本就不跳舞,谈何以砂?就是赤裸裸的卖淫、性交、打炮、KJ、艳舞、交媾、性交易、卖肉。有人说广汉的砂舞有特色。或许它的特色就是直接干,抛却了勾兑、谈价,直接进入主题,赤裸裸的肉体交易。200元搞一次一个穿得很暴露的浓妆艳抹的故意把奶子挤得很大的穿着短裙子和吊带衫的大概30几岁的风骚的性感的热情的干脆的直接的不拐弯抹角的以挣钱为目的的妓女“

雲城***少0

分享了2条信息 关注
相关推荐